搜尋趙藤雄的資訊,文章標題與內容大多與『豪賭』脫離不了關係,但是,換一個角度思考,如果他不是豪賭呢?憑一代之時力,成就如此大的房地產開發集團,除了靠努力不懈的打拼,我覺得趙藤雄不是勝在豪賭,因他的遠見及視野,他是很有把握的賭,只是旁人看不懂,便以為是冒險的豪賭。
趙藤雄身上,我們觀察到遠雄的成功模式在於:
遠見視野:很早就開始大規模造鎮計畫,跨國投資。建商與開發商的區別就在規模及加工方式,建商只是加工房子,開發商提供的是則生活模式。這樣的區別需要大規模大資金,最重要的是不凡的眼界,能洞悉數十年的事業前景。
尋租:著墨大型開發需要有堅實的政商關係,這也是趙藤雄最受外界爭議的一點。
取得有利的融資條件:遠雄人壽提供了遠雄建設購買土地及興建建物的龐大資金。
時機時機時機:對社會觀察敏銳,能洞悉未來幾年的立地條件及產品(內科,林口,三峽造鎮計畫),提前佈局,屢創銷售佳績。
 
以下引用新聞媒體報導:
憑什麼大到不能倒?趙藤雄豪賭人生起底
2011-05-06 天下雜誌362

提起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總是會聽到兩種聲音,卻無人能否認, 他是台灣最具開創性的營建大王。從每天啃饅頭度日、債台高築的人生, 到今日催生台北大巨蛋,成為「廠辦教父」,趙藤雄要圓的夢,愈來愈大……。

談起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總有兩種聲音。欣賞的,力讚他「尚勇」,能撐過房地產三波低潮;存疑的,批評他「豪賭」,每次推案都是高調推大案。

卻沒有人否認,二○○六年是「趙藤雄年」。

整年下來,遠雄造鎮推案,以四百七十一億案量穩坐年度「推案王」;上半年砸八億,擠下寶僑(P&G)成為全台灣最大廣告主;六月戲劇性奪回延宕兩年的「台北大巨蛋」五十年營運合約;十二月獲得致遠會計事務所舉辦的「台灣二○○六年創業家大獎」,將代表台灣參加「世界年度創業家大賽」。他徹底揮別兩千年套牢四百億的危機,攀上事業新高峰。

六十二歲,宣稱自己三年後要退休的趙藤雄,不見退縮,反而拚命創紀錄。「每家公司都要做到業界最好,就這麼簡單,」趙藤雄說的乾脆,這就是他的人生終極目標。

遠雄集團包括遠雄建設、遠雄人壽、遠雄海洋公園、遠雄自由貿易港區四家上市櫃、公開發行公司,員工超過五千,資產規模達一千九百億。

早年趙藤雄推出廠辦合一的建設為主,打響新店、內湖科學園區工業廠辦,成為「廠辦教父」,近年在台北縣三峽、林口推案當「造鎮大王」、「數位住宅大王」,預備蓋全台最大室內體育館「台北大巨蛋」。

「你得承認,趙藤雄的確是國內營建業的開創者,」淡江大學產經系副教授莊孟翰說。每次政府BOT開發案,苦尋不到投標對象,「去找趙董,可能會成,」最常被徵詢的還是趙藤雄。「台灣沒有真正的開發商,大家只蓋住宅,遠雄做了突破,」仲量聯行總經理趙正義說。

各項事蹟背後不禁令人好奇,趙藤雄究竟為什麼能? 

狂熱工作,極究細節 

十二月九日,台北瀰漫市長選舉的狂潮。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一早參加完民主太平洋聯盟舉辦的國際研討會,旋即跳上BMW座車,原以為他要去投票,沒想到再下車,原本一身深藍色的筆挺西裝,卻已經換成米色工作服。

戴上安全帽,趙藤雄光潔的黑皮鞋毫不猶豫地踏進「遠雄天母」的泥濘工地,一旁幹部立刻遞上週報表。向趙藤雄報告,都要數據化,架構邏輯不清楚,他會要求重寫。

他記憶力極好,逐一檢查上週交代改進的問題,是不是改好了,兩千坪的工地走走停停。趙藤雄看工地的功夫業界知名,大到建築結構、大地工程,小到瓷磚門縫,任何細節打混,難逃他基層出身練就的法眼,一旁員工戰戰兢兢。

和趙藤雄同輩的營建業老闆,很多早退出第一線,但他照常週末巡工地,現在案子愈來愈多,他一週巡台北市,另一週巡台北縣,數十年如一日,巡工地根本就是趙藤雄的假日休閒活動。「看工地是基本,就像買股票看基本面,」趙藤雄自得其樂。

「他,工作就是快樂,忙碌就是幸福,」遠雄自由貿易港區董事長葉鈞耀用八個字形容。過年,趙藤雄還把公文帶到美國繼續「上班」。

趙藤雄的生活簡單規律到近乎枯燥。每天早上五點起床爬山運動,早餐吃苦茶麵線,週六巡廠,週日一定打電話和幹部討論,像葉鈞耀每週日一定準時和趙藤雄對業績。

長年下來,其實需要的是異於常人的耐力。這股耐力,是趙藤雄從模板工的苦日子中熬出來的。

初中畢業後,趙藤雄沒有繼續升學,到工地當學徒學貼補家用。出師蓋的第一個作品,是家鄉苗栗後龍的小土地公廟。一九六八年,趙藤雄帶著一支電扇、棉被、三百元的家當到台北工作,但他當包商蓋住宅的第一年,就被倒帳三百九十萬。

「三百九十萬當時在松山可以買二十間房子,」趙藤雄債台高築,只能每天啃饅頭,一度一百七十八公分高的他,瘦到只剩四十九公斤,甚至比老婆還瘦,全靠意志力每天做模板賺七十五塊還債。「我就是不向命運低頭,」記者問起最近社會新聞「水泥工一家六口,五口跳河自殺」,曾經是負債三百九十萬的模板工,如何脫身貧困。 

肚子餓,就全是步數

「每天賺七十五元,什麼時候才能還債?要用腦筋,」趙藤雄說起,民國五十八年,他決定放手一搏,成立遠東建設(遠雄建設的前身)和人合建房子,要付保證金,沒有錢只好開支票,當時如果退票,自己就得去坐牢,「這一步如果錯,就永無翻身之地,」他謹慎小心、怕有閃失,每天都盯著這塊合建地,白天走、晚上看、半夜再去看會不會毛骨悚然,對周邊地形環境了解,才精準定位產品。這樁合建案終於讓他嘗到成功的滋味。

民國六十年代,台灣中小企業林立,發揮「客廳即工廠」拚戰精神,光台北縣地下工廠高達兩萬多家。買不起住宅用地的趙藤雄,發現工業區土地價格只要三分之一,決定切入工業廠房,卻意外走出差異化產品。

嚴肅冷靜的趙藤雄,忍不住用台語開起玩笑。「肚子飽,沒半步;肚子餓,就全是步數。」

剛開始,國內沒人看過立體工業廠房,乏人問津,趙藤雄耐著性子勤跑中小企業,把客戶拉去看,工業廠房意外受歡迎,趙藤雄每天穿著一百元塑膠鞋,高興騎著摩托車收錢。「趙藤雄心臟特強,敢賭,」《住展雜誌》研發長倪子仁形容。趙藤雄總是確定方向策略後,一出手就是大手筆。

比起中小企業創業者習慣當跟隨者,趙藤雄擅長當開創者。

十多年前花蓮觀光衰退,但是趙藤雄卻願意配合「產業東移」政策,到當地去發展遊憩事業。「開幕那年,光遠雄海洋公園整年帶來一二○萬人次,花蓮當地的小吃店、民宿開始熱絡起來,」花蓮縣觀光旅遊局長林寶樹說。

讓他一戰成名的是內湖科學園區廠辦。

一九九五年,內科被台北市市政府規劃為輕工業區,趙藤雄卻發現想進駐的廠商根本就不是搭鐵皮屋工廠的製造業者,兩度送白皮書進市府建議轉型。

 內科賺進大桶金

遠雄海洋公園總經理劉長泰,當年被趙藤雄派到內科規劃第一棟廠辦,他記得現場黃土一片,「帶業務主管到現場看,大家都有一種被發配邊疆的感覺,心想房子怎麼賣啊?」劉長泰回憶。但趙藤雄卻看準競爭利基,大舉進入內科買地。

趙藤雄自己養業務員賣房子,從土地開發到行銷一手包,客戶名單不外流。「他當時直接到新竹科學園區打廣告賣房子,根本沒有人想得到,」莊孟翰說。

顯然,這一年多內科讓建商搶地搶破頭的熱潮,證明當年趙藤雄的遠見。「他看地眼光精準,買地像下圍棋一樣,」瑞光不動產總經理蔡毓燐說。趙藤雄自己看過的地比地理師還多,不但台北每塊地都看過,還看到美國、法國,「我的腳走過每塊地,沒有僥倖的,」趙藤雄說。

真正讓趙藤雄擺脫中小企業,走向集團規模化,則是建立公司的組織流程。

 向台塑取經建構SOP幫集團長大

廠辦替趙藤雄賺進足夠資金,他先入主中興人壽(現為遠雄人壽),又到桃園做空運倉儲,主導海洋公園開發案,漸漸走向多角化。

事業一下子複雜了起來,他模仿自己最欣賞的王永慶,參考台塑管理方式,為逐漸成型的王國建構管理系統。「很多離開遠雄的員工最記得,到離職前還不停地在寫SOP,」一位資深媒體人形容。

遠雄內部成立十人小組推動制度,模仿台塑成立總管理處當作專業幕僚單位,位在現在遠雄大樓二十四樓,因為和趙藤雄辦公室在同一層,還被暱稱為「博愛特區」。

遠雄員工的桌面,包括趙藤雄在內十分整齊,檔案歸類清楚,慢慢發展出的三十三類制度、施工範本等,隨著不同的專案隨時更新,然後IT化。

趙藤雄堅持內部IT系統自己建構,他親自主持會議把關。劉長泰記得,當時寫專案流程精準到算天數,「新人只要輸入公式,蓋一棟標準廠房所需時間就出來了。」

縝密的流程管理,讓重視細節的趙藤雄擴張事業無往不利,「這一通就全部都通,不通就什麼都不通,」擴充新事業就再複製一次。

 多角化嘗敗績

但兩千年政黨輪替,趙藤雄踢到鐵板。

政府宣布廢核四,一夕間客戶退訂廠辦,大量存貨讓趙藤雄積壓了近四百億資金的案量。加上當時遠雄人壽虧損,海洋公園工程延宕,趙藤雄遇到事業第二次黑暗期,有關趙藤雄快倒的傳聞甚囂塵上。「遠雄重重摔了一跤,」同業指出,遠雄因為多角化負擔沉重。

不過骨子裡的生意膽,讓趙藤雄快刀斬亂麻,先降低廠辦價格求售,同時快速調整產品線,減低廠辦比重改推高級住宅。一方面,原本作風低調的他,竟然肯出面選中華民國建築開發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大力向政府展開遊說,推動包括優惠房貸、增值稅減半和不動產證券化等,「光優惠房貸三年內就撥了一.三兆,」幫自己、也幫同業解套。

在谷底的房地產景氣,在二○○三年SARS過後攀升。趙藤雄勇渡事業生涯的大難關後,非但沒有放慢擴張腳步,反而更高調迅速,模板工練就的耐力和強悍展露無疑。

光搶大巨蛋,過程一波三折。花了兩年、八次更審,期間還發生與前合作團隊劉培森建築師的訴訟。趙藤雄也不是省油的燈,一人槓上劉培森與台北市政府,大登廣告砲轟審查過程不公,硬是奪回「孵蛋權」,預計在民國一百年營運。「我天天從二十四樓辦公室就看著巨蛋那塊地,連一棵樹都看的很清楚,」趙藤雄可說日思夜盼,更被他視為退休前最重要的一戰。

趙藤雄熱中在扮演開創者,同業想跟也難跟進。「趙藤雄是開大車的,一般建商玩不起,」一名同業私下說。

像這一年來遠雄強力主打的造鎮,更是趙藤雄費心思打造的夢。

遠雄需要大片地推案來支撐日漸龐大的公司,精明的趙藤雄算準縣政府急於開發長年乏人問津的三峽、林口,大手筆買地開發有容積獎勵,一推就是上千戶的大型推案,吸引買不起台北市中心房子的中產階級。

趙藤雄還出國考察和日本松下、日立及韓國LG、三星合作,預備當整合者,將這些3C產品整合到鋪設光纖的數位住宅,也為封閉的營建業接軌科技趨勢。「林口打數位家庭,三峽融入文化,議題行銷很成功,」宏普建設行銷經理游武龍觀察。

但遠雄推案也吸引建商搶進林口和三峽,一窩蜂造成供過於求及公設不足的風險,房子難保值。

「從消費者的角度,建商賣完就離開,但後續大量的住戶管理怎麼辦?如何形塑社區意識?不能單純用規模經濟來看,」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張金鶚提醒。

十二月十七日林口「遠雄松下概念屋」工地發生五死一傷的重大工安意外,遠雄更被台北縣政府勒令全面停工,又投下一個變數。

趙藤雄每個月巡一次的自由貿易港區和海洋公園,今年財報也都顯示虧損。

以開幕四年的遠雄海洋公園來說,根據交通部觀光局的統計,三年來,遠雄悅來飯店的住房率從六六%下降到五三%,遊園人次也從第一年的一二○萬降到七十五萬。「那很難賺,本來就準備要賠錢,我明年會增資改變財務結構,」趙藤雄不否認,只是感嘆台灣國際觀光客太少了。

另外,總面積四十五公頃的自貿港區,光第一期工程遠雄已投入八十六億蓋出物流專區及加值廠辦等,但根據桃園縣工商發展局統計,原定兩萬坪預計容納一九六家廠商的加值廠辦,目只有四十四家進駐,加上目前卡在自由貿易港區條例中對原住民任用比例五%,本勞外勞比及相關稅率偏高等規定,為第二期上百億工程,投下變數。

「再不做,我們這些know-how就被大陸上海、東南亞copy去,」每次談到政府的腳步,趙藤雄平穩的語氣就激動起來。倒是提到過去連年虧損讓一直他憂心忡忡的遠雄人壽,他話鋒一轉,眼神銳利,「我今年賺三十億,明年賺更多給你看。」

實際上,趙藤雄在圓一個未來夢,充滿願景,但對三年後要退休的他來說難度很高。他多角化的事業,對三年後的接棒者,更是一個挑戰。

 船長以外,還需有大副

「他有一種迫切感,想在退休前實現夢想,但一個人能力有限,他得有一個team,」長年觀察趙藤雄的台北縣政府環境景觀總顧問陳朝興指出。一位資深媒體人為趙藤雄的強人領導委婉下了註解,「趙藤雄像一個開大戰艦的船長,他需要有大副、二副。」

趙藤雄似乎已意識到,「我勢必要退休了,我一直在對整個企業並不是好的,可能缺點會多於優點,」他沉思了一下。

想歸想,外在環境,同業質疑,不曾打亂這位強人退休前的步伐。不久前,苗栗縣長劉政鴻才大張旗鼓找趙藤雄回鄉蓋醫院,被趙藤雄開玩笑說自己是「被綁架的,」「要蓋醫院我說你去找長庚、慈濟,我要蓋就做醫學健康生活園區,這得分五年、十年來做,得花百億的公益,」即使做公益,他依然精準分析遠雄切入醫療業的定位與未來費用。這些夢想每天都在趙藤雄腦中出沒,就像他削瘦的身軀,如陀螺般在不同事業體中打轉。看來,在趙藤雄退休前,都不可能閒下來。

致遠會計事務所會計師戴興鉦分析:

大環境不景氣時,遠雄得小心

遠雄給人的印象是廠辦起家,可能大家會覺得當年有點灰色地帶,但是他看出社會的需求和脈動,這點是他的特點。對國內中小企業廠辦合一,多少有貢獻。遠雄以建設為本體,最近這幾年營建這塊獲利所以開始多角化,從管理學上也會認為是風險分散。

遠雄在建設的本業,營業額大概都是成長,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推案消化的程度,如果他房子都賣得掉,代表有資金可以繼續蓋,如果有累積就會積壓資金。

遠雄在建設的收入來源還算分散,比較大的問題是同時推很大的案子。像造鎮計劃,我們就要去看那些地段,到底有沒有那麼大的胃納。另外,遠雄是多角化經營,除了遠雄人壽,像海洋公園、遠雄自由貿易港,這些都是長期投資,回收比較慢。

如果沒有資金擺在那裡,都是借貸,遇到大環境不景氣,他又都是內需型產業,壓力就會很大,這是要留意的。

 

【民報】側寫 趙藤雄豪賭人生 爭議聲中成就遠雄王國

2014-06-02

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敢給」、「敢賭」,無視爭議,打造遠雄王國,卻也成了網友口中「炒地皮建商」。(中央社)

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涉入桃園八德合宜住宅行賄案,一句「這款耶用錢解決啦!」成為經典語句,卻也明白顯露其對於想要的目標「不問手段,絕對搶到底」的行事風格。給外界霸道、作風強硬印象的豪賭人生,讓趙藤雄白手起家變身廠辦大王,再建立遠雄集團版圖,卻也因無視爭議成就自己,如今成了網友們眼中的萬惡的「炒地皮建商」。

提到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最為人所熟知的,便是他23歲那年拿著300元北上闖天下,從小建築模版工人變成地產大亨的故事,更最為人所樂道的是,每遇挫折,最後總能迎刃而解,猶如「九命怪貓」般的商場歷程。

過去每當外界對遠雄有所批評,無論是大到「北市大巨蛋案」或者攸關個人名譽,如「北市每坪250萬不貴」、「名列十大惡人」等,不管是親自召開記者會、大手筆刊登廣告,都可以見到趙藤雄親上火線強力捍衛名譽的影子,遠雄員工更幾乎都得讀過記載他奮鬥過程的《遠雄之路》這本書,且為了避免辛苦累積的經營Know-How外流,還規定員工離職時必須繳回,可見趙藤雄無論大小,細心呵護自己經營起來點滴成果,是沒有一絲一毫可以放棄的。

趙藤雄「敢衝」、「敢賭」的個性,從不少案子都看得出來,從早年看準廠辦合一趨勢,打造新店「新店遠東ABC廠辦大樓」、內湖「內湖科技園區」,讓他搖身一變成為「廠辦大王」,眼光精準又敢「賭」的他,又將三峽、林口的荒瘠地,在一片唱衰聲中,大手筆進行造鎮,創造出三峽特區、林口特區等新市鎮,打造「數位二代宅」,就連政府難解決的BOT案,官員也知道找趙董應該有辦法。

趙藤雄曾說過:「肚子飽、沒半步,肚子餓就全步數」只要他想做的,「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不管外界批評與眼光,就是要做到底,「北市大巨蛋案」就是趙藤雄最為人所熟知的一場「戰役」。

趙藤雄在事業顛峰之際,決定投入北市「大巨蛋」開發案,為了取得合約,一開始找來王永慶女婿劉培森合作,卻因雙方理念不和撕破臉,趙藤雄不但大登廣告,更不惜對簿公堂,甚至北市府還因此遭監察院糾正,但遠雄仍舊有辦法拿到合約,之後開發過程更因環評未過,趙藤雄直接槓上北市府與環評委員會,甚至傳出私下宴請環評委員等事件,最後還是得以動工興建,令各界不得不佩服其毅力與能耐。

而遠雄不顧環評疑慮,堅持要在陽明山馬槽地區興建國際級溫泉旅館,也可看出趙藤雄的「意志」,遠雄無懼外界眼光,要在陽明山國家公園範圍內興建溫泉旅館,18年來已經數次遭環評委員擋下,但卻仍以「私人土地開發合法權益」為由,至今未見放棄的念頭,同樣招致各界批評卻無悔。

對於維繫政商關係,趙藤雄更是不宜餘力的與藍綠交好,也因長時間積極經營政商人脈關係,選舉時藍綠政治獻金大方出手,讓外界對趙藤雄遇難總是可以全身而退均不感意外。

不只政商人脈的經營,趙藤雄更深知媒體環境,近年建築業媒體廣告量連續登上排行榜第一名,遠雄擠下日用品大廠寶僑成為最大廣告主,當週末打開平面報紙,連續兩大版跨頁全版廣告,或者數版全版廣告映入眼簾,遠雄成了報紙最大「金主」,碰到負面新聞,更不敢隨便「下重手」,而在電子媒體方面,廣告不打緊,每年帶領浩大的「媒體訪問團」赴世界各國「考察」不手軟,如此一般對媒體廣告的貢獻度,讓這次八德合宜宅行賄風波案發首日,四大報中僅「中時」頭版顯著報導,並且將趙藤雄名字以主要標題規格見報,「自由」僅見照片,「蘋果」與「聯合」均未見報導,甚至有媒體即時新聞更被網友發現撤下網友評論趙藤雄以及行賄案的相關報導。

趙藤雄「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作風,對己有利者「敢給」,對己不利者積極「排除障礙」以達成目的,將每個挑戰當作一場豪賭,雖然成就了遠雄集團,成就了趙藤雄地產大亨的霸主地位,卻是建立在多少爭議與犧牲上而得來,無怪乎一夜宣布收押,讓大批網友拍案叫好聲連綿不絕於耳。

趙藤雄重大爭議事件簿:

北市大巨蛋案—爭取巨蛋合約與王永慶女婿劉培森合組團隊,後因理念不和拆夥告上法院,趙藤雄不惜大登廣告、砲轟甄審委員不公,北市府並因此遭監察院糾正,但遠雄最後仍奪回大巨蛋合約。後又因大巨蛋環評未過關,繼續槓上環團與北市府,最後在疑慮中仍得動工興建。

陽明山溫泉旅館—遠雄集團擬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內馬槽橋附近投資興建溫泉旅館,因土質鬆軟,有土石流疑慮,18年來闖關多次都被擋下,但遠雄堅持是「私人土地的合法開發權益」,仍未放棄。

台北每坪250萬不貴--2012年於公開場合舉美國紐約中央公園、英國海德公園等地區房價比較,提出「台北每坪250萬不算貴」言論,遭各界砲轟。

不爽名列十大惡人提告--宅神朱學恆票選年度「十大惡人」,趙藤雄名列其中,隨即趙藤雄即大動作刊登廣告,並向朱學恆提告。

陽明山七七行館疑雲--2014年4月苗栗縣長劉政鴻胞弟劉政池,涉嫌以違建的陽明山七七行館,向遠雄人壽詐貸2億元,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以及趙的次子趙信清雖列證人,但檢調仍在調查遠雄是單純受害者或知情放水。

大巨蛋護樹風波—遠雄因大巨蛋工程計畫拓寬馬路,欲雇工砍掉位於光復南路100多顆老樹,引發環保團體不滿,展開「松菸護樹」行動至今。

 

憑什麼大到不能倒?趙藤雄豪賭人生起底

2014-06-11 天下雜誌362

一個趙藤雄被抓,竟然讓整個社會在五味雜陳中風雨欲來,關鍵原因,就是他那大到不能倒的恐怖平衡──趙藤雄走在鋼索上經營,鋼索底下有全民承接。

趙藤雄被收押,震撼全台政商界。他以壽險和舉債,打造影響力深厚的遠雄王國。賺取暴利之餘,卻把風險在無形中轉嫁全民,形成大到不能倒的恐怖平衡。

壽險、舉債 撐起趙藤雄

翻開趙藤雄發跡史,「廠辦教父」是他早期稱號。早在1978年,他就推出第一項立體工業廠房,接著,他開始「玩大的」,大肆收購內湖六期土地,在內湖科學園區蓋了超過40棟廠辦,繼續在內湖五期、三峽、林口造鎮。趙藤雄已經不是簡單的建商,而是可以操作「重劃區」的土地開發財團。

「單純建商根本玩不起重劃區,」一位建商直言,台灣暴利的極致展現,非金權結合下的重劃區莫屬。「最簡單的道理,你錢哪裡來?你怎麼知道可以把錢壓在這裡?」

無論趙藤雄要如何回答這兩個問題,都會帶出他為什麼大到不能倒?

首先,趙藤雄錢哪裡來?「廠辦教父」,頂多只能為他累積到「建商級」的財富,要跑得更快,只能再生出兩隻腳,一隻是壽險,一隻是向銀行舉債。

三大投資公司 牢控遠雄

仔細觀察遠雄發展的軌跡就可以發現,趙藤雄是在1993年投資中興人壽,但在遠雄內部讀物《遠雄之路》就寫到,趙藤雄一直到1998年才得以插手改造業務,並在2000年正式成為最大股東後,改名遠雄人壽。

「巧合」的是,遠雄建設也是在此之後,有能力跨入大規模的住宅造鎮,儘管遠雄極力撇清,但遠雄建設與壽險間的關係卻是異常緊密。

翻開遠雄人壽、遠雄建設、遠雄悅來飯店與遠雄自由港的財報,趙藤雄透過遠雄國際投資、信宇投資、遠東建設三大投資公司,牢牢地掌控遠雄人壽與三家上市公司的經營權。

這三家投資公司的董事長都是趙藤雄本人,根據公司法,趙藤雄可以隨時撤換遠雄集團所有上市企業與遠雄人壽的經營層。

在趙藤雄的王國裡,遠雄人壽龐大的可用資金,是遠雄發展房地產事業最雄厚的金援。遠雄人壽持有遠雄建設7.92%的股權。

遠雄人壽還參與遠雄建案的投資。根據保險相關法規,房地產投資上限為可用資金30%。遠雄人壽可用資金約3000億,可投資在房地產的金額高達900億。更驚人的是,保險法並未對投資關係人不動產的金額設限,只要董事會「重度特別決議」通過即可。

翻開遠雄人壽的財報,去年遠雄總資產3258億中,投資型不動產金額高達458億,比例高達14%。這個數字,遠較國泰5%、富邦4%、南山2%為高。

由遠雄人壽出面獵地,再與遠雄建設合建或出售給關係人蓋房子,是遠雄集團慣用的手法。合建後,遠雄人壽依投資金額分到辦公室或住宅再出脫,成為遠雄人壽獲利的主力來源。光是這幾年,信義計劃區、新莊副都心、中和華中橋的大型造鎮計劃,都可見到遠雄人壽的足跡。

把風險轉嫁全民

至於趙藤雄的另一隻腳,銀行借貸,在趙藤雄收押以來,更是眾所矚目的焦點。根據媒體估算,目前遠雄集團在國內銀行至少有6個聯貸案,貸款金額超過500億。其中,光是此次的桃園八德合宜住宅,遠雄就跟包括土地銀行在內的十家銀行,聯貸了70億元。

趙藤雄不僅用公眾資金成就大開發霸業,賺取暴利之餘,更把風險在無形中轉嫁全民。

另一個問題,趙藤雄憑什麼屢有遠見,總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趨勢和商機?

「台灣的土地開發與政客向來都是共犯結構,」一位跑房地產新聞十餘年的前媒體人觀察,「其實趙藤雄沒有特別嚴重的錯,是中華民國的制度和法令讓他可以『玩法』,他不玩,也會有其他人被『拱』上來當『趙藤雄』。」

從這次的合宜住宅弊案就可以看到,不管趙藤雄現在的「被迫行賄」說法,是訴訟策略還是事實,從重劃區到合宜住宅,只要大面積開發,就少不了政商關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海外投資報告

leecoc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